第五章

    在狄毓捷的带领下,温亚竹来到阳明山一栋别墅前,门前高耸的银色大门深锁,她没有钥匙可以开门进去,他便替她找来一位锁匠打开门锁。

    开锁后,推门进屋,穿越过一处许久未经整理,早已荒芜的小花园后,他们进到客厅,里面所有的家具都罩着一层白色的防尘布,虽然有五年没有住人,但地上却没有积累一层灰尘。

    窗外有阳光透进来,室内很明亮。

    狄毓捷环顾四周说道:“这里维持得好干净,好像有人在打扫。”

    “咦,有风。”她抬头望去,发现有几扇窗子竟然是打开的,“莫非还有人住在这里吗?”

    他摇头,“不可能的,五年前你们去美国后,我来过好几次想打听你的消息,但都没有人应门,应该没有人住在这里了。”

    仔细梭巡周遭一圈,温亚竹说道:“家具看来好像都没有人动过的样子,应该是没有人住在这里,不过窗子打开了,至少表示有人来过。”想起一事,她回头问:“毓捷,你知道我的房间是哪一间吗?”

    “你的房间在二楼右边第二间。”狄毓捷指向左边,那里有一道楼梯。

    她望向他指的方向,“你对我家很熟吗?”

    他摇首,“不太热,我只来过几次。”发现温昊然对他存有强烈的敌意后,他便很少来温家。

    步上楼梯,温亚竹走到第二间房间,试着旋开门把,门没上锁,她把门推开,里面的家具与客厅一样,都盖着一层防尘的白布。

    扫视一眼约莫十坪大小的房间,她的视线在瞥向房内的一张双人床时,不由得一怔,有种奇异的念头突然浮起,她觉得在那张床上好像曾经发生过什么事。

    留意到她一直瞪着那张床看,狄毓捷问:“亚竹,怎么了?是不是想到什么事了?”

    温亚竹摇摇首,“没有。”她走向书桌前,轻轻拉开抽屉,里面放的全是一些笔记本和各种文具用品。

    随手翻开那些笔记本,里面写下的都是一些上课时的重点,她打开最不屑的一个抽屉,看到一本宝蓝色书皮的日记,她取出来,却发现日记竟然上锁了。

    垂眸看着手中淡蓝色的日记本,她有点纳闷,为什么要把日记锁上,里面写了什么秘密怕人偷窥吗?

    不知道钥匙放在哪里?她正准备翻找抽屉里,身后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她回眸,来人也停下脚步,同时惊声尖呼,“啊,你是人还是鬼?”

    看着妇人指向自己的手指,和宛如见鬼的震惊表情,令她失笑道:“我当然是人,你又是谁?”

    妇人一脸的不敢置信,瞪大眼看着她,发现她有脚,地上还有她的影子,这才确认她真的是人,“小姐,你没有死吗?我还以为小姐你已经被少爷带去美国害死了。”

    不明白她没头没脑的话,温亚竹不解的看着妇人,“你在说什么?谁被谁害死了?还有,请问你是谁?”

    “小姐,你认不出我了哦,我是陈嫂呀,我在温家帮佣了十年,五年前少爷带小姐到美国后,管家要我每个星期过来打扫一遍。我今天早上过来打扫过,刚刚想起忘了把窗户关起来,所以又跑来一趱,没想到竟会遇到小姐。”

    她有些激动的接着说:“小姐,你没有死真是太好了!我还以为当年少爷做出那么过分的事,他一定不会让你活下去的。”

    温亚竹愈听愈迷糊,“你说的少爷是指谁?”

    陈嫂很奇怪她竟会这么问,温家还有第二个儿子吗?“当然是昊然少爷呀。”

    “昊然?”

    “他竟然对你做出那种禽兽不如的事,他……”陈嫂话未完,她身后忽然响起一道嗓音——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这里。”

    陈嫂回头一看,仿佛见到了什么恐怖的厉鬼,差点吓破胆,两条腿忍不住颤抖起来。妈呀,她刚才说的话不会全被听到了吧,她会不会被人给灭口?

    阿弥陀佛,菩萨救命哦!

    都是这张嘴多事,以后她再也不多话了,她发誓。

    闻声望去,温亚竹看到一张再熟悉不过的脸庞,她惊喜的奔过去。

    “昊然,你怎么来了!”

    “你不说一声就跑来台湾,你知不知道我急得快疯了?”

    “对不起啦,”知道令他担心了,她低声道歉,“可是你又不肯带我来台湾,我只好自己来了。对了,我见到狄毓捷了,你应该认识他吧?”

    狄毓捷?当这个名字传进耳膜里,温吴然心头一震,这才有时间望向站在一旁的两女一男。

    男的正是狄毓捷。

    温昊然胸口一窒,五年来他处心积虑的不让亚竹见到他,她竟还是找到他了。

    “昊然,好久不见。”狄毓捷友善的开口。

    温昊然没有答腔,只是用森冷的眼神瞅他一眼,然后紧紧的搂住温亚竹。他不会放手的,谁也别想从他的手里夺走亚竹。

    “亚竹。跟我回洛杉矶。”

    他环在她腰间的手紧得令她透不过气来,她讶然的看了他一眼,却没有说什么,只是有些为难的开口,“不行啦,我跟甘先生签了一年的约,要在亚文大学教一年的书。”

    “你跟他签了一年的约?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事先跟我商量?”温昊然不悦的皱起眉。

    看见他绷起脸,她连忙解释,“你不要生气嘛,这一年里我想留在台湾,看看能不能想起以前的事。”

    她环顾昔日住过的房间,接着说:“我想请陈嫂把这里再整理一下就搬过来,住在以前住过的地方,也许能快点想起一些什么。”

    闻言,陈嫂赶紧开口,“小姐,那我明天再过来打扫。我今天还有事,先走了。”一说完,宛如有会吃人的恶兽,她飞也似的离开。

    呼呼呼,应该没听见吧?刚才少爷看都没看她一眼。

    不过小姐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她想不起以前的事吗?

    啊,她该不会是像电视里演的那样得了失忆症吧?那那那……她不就不记得那天下午发生的事了……怪不得她刚才会那样问她,一定就是这样。

    那……她要不要告诉小姐那件事?

    还是……不要多管闲事好了。

    殊不知她适才的话已引起了狄毓捷的注意,目送着陈嫂逃难似离去的背影,狄毓捷敛起了眉,沉思着她刚说的那些话。

    为什么她会以为亚竹被昊然带去美国谋害了?她最后说昊然对亚竹做了禽兽不如的事,是指什么?

    而一直没有出声的屈岚初,冷眼默默的将三人之间微妙的互动看在眼里,而且她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

    温宅在温亚竹的要求卞很快便整理好了,温昊然与她再度住进昔日的故居,沈姨也从洛杉回到了台湾。

    新的学期即将在十天后开学,本来这学期是排不上她的课,因为这学期所有的课程,早在暑假前就已经公布了。

    但适巧有一位老师家中出了事,因为该课程正好是讲设计的概念,甘尔旋便安排她接替那位老师的课。

    开学前的几日,狄毓捷每天都来接她出去,带她到两人竺前常去的地方,希望能触动她沉睡在记忆底层里的回忆,令她回想起什么。

    “咦?亚竹你……”狄毓捷讶然的注视着她。

    “怎么了?”看着他吃惊的表情,她不解的问。

    “你以前……很爱这样摸我的眉毛。”

    “真的吗?”温亚竹收回手,垂眸瞪着自己的手。

    “你怎么会突然想这么做?是不是想起什么了?”

    “没有呀,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做,看着你的眉毛。我的手很自然的就想伸过去摸。”这好像出自于一种下意识的行为。

    “我想或许你的手还记得这样的习惯。人会健忘,但有些习惯一旦养成就很难戒得掉。”

    “哦,那我还有些什么习惯?”

    他沉吟了下,“你喜欢随手涂鸦,但每次你画我的时候,却都只画我的侧脸。

    还有,你喝咖啡不喜欢加糖只加牛奶。”

    “前面那项我不记得了,不过后面这点我现在也一样哦,”她弯唇笑道,“看来人的习惯真的很难改掉呢。”

    “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一定能想起以前的事。”

    “嗯。我有点累了,我们回去吧。”她起身。

    “好,离开咖啡馆,狄毓捷拉过她的手挽在自己的手臂上,见她脸上露出不明所以的表情,他解释,“你以前曾说过你觉得世界上最亲密的行为不是接吻也不是做爱,而是到老了之后,还能手挽着手,互相扶持。”

    “我那样说过呀?”她脑袋里浮起的画面却是她和昊然老了之后,手挽着手的模样,她笑了笑说:“如果老了以后还能那样,那一定很幸福。”

    “嗯,所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能与心爱的人共度白首,是一件很美好的事。”猛然思及一事,狄毓捷问:“对了,亚竹,那位陈嫂怎么好几天都没见到?”

    他一直想找机会向陈嫂问清楚那天她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但这几天去温家都没有再遇上她。

    “听说她家里有事,不方便再过来。”

    不能再过去?事情也未免太巧了吧,莫非……是有人不愿意她再到温家?

    “亚竹,那天陈嫂说的那些话,难道你没有任何怀疑?”

    “怀疑什么?”没发觉他异样的表情,温亚竹抬手遮在额前挡住刺眼的阳光。

    他没想到她竟真的没有丝毫起疑,遂提醒她,“那天她一见到你,起先以为你已经死了,还脱口说出她以为你被昊然带到美国书死的事。”

    “可是我并没有被昊然害死呀,而且事实上昊然对我很好。”

    “但她说昊然对你做了禽兽不如的事。”

    “她那么说过吗?”当时她有点分心,没有听清楚陈嫂最后说了什么,“我想她可能对昊然有什么误解吧。”这五年来昊然那么宠她,哪可能对她做出什么过分的事。

    狄毓捷皱眉间:“亚竹,你就这么相信昊然吗?”

    终于听出他话中之意,温亚竹不悦的板起脸孔。

    “你是在怀疑昊然他会害我吗?我可以告诉你,就算全世界的人都可能会伤害我,只有昊然绝对不会。”要是她不小心跌倒,昊然也只会先扑过来给她当肉垫,就怕她跌伤了。

    因此她不可能因为别人说了昊然一些什么,就质疑起他。如果连这么疼爱她的人她都要怀疑,这世界上她还能信得过谁。

    见她如此维护温昊然,他聪明的改口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别误会。因为那天陈嫂说的那些话令我觉得有点意外,这几天本来想找她再问清楚一点,没想到她会突然有事,没再过去。”

    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深信不疑的时候。除非你能拿出证据,否则最好住口,因为再说下去只会引起对方的反感。

    “对了,亚竹,你找到钥匙打开那本日记了吗?”那本上了锁的日记里也许记载了一些线索也说不定。

    温亚竹几乎忘了这本日记的存在,经他一提,她才想起来这件事。

    “还没有,我想找个时间再带去给锁匠开。”

    “我明天早上过去接你,再陪你去找锁匠。”

    “不用了,明天学校就开学了,虽然没我的课,不过我要到学校一趟,甘先生说他要带我熟悉一下环境。”

    知道明天没办法见到她,狄毓捷有些失望,但还是微笑的应道:“好。”

    等了她五年才盼回她,他恨不得天天跟她守在一起。五年前对她的感情至今仍没有淡去,反而在经过时间的沉淀后,发现自己更爱她了。

    老实说,这几年他的感情并非完全空白,他尝试跟两名女孩交往过,但她们没办法带给他那种悸动的感觉,所以他一直忘不了亚竹。

    等红绿灯过马路时,温亚竹不经意的睐他一眼,不禁怔住,她发现他的侧脸好像……昊然。

    “既然你回来了,就自己回公司坐镇指挥吧。”得知温昊然回来的消息,墨笑在休假前特地过来探望他。

    吐出一口烟,温昊然淡淡开口。“你不是已经找好了代理人吗?”

    “嘿,你可是翔空集团的董事长,之前你人在洛杉矾,那还没话说,现在人在台湾,还不回自己的公司,这说得过去吗?”见他一脸意兴阑珊,墨笑交叠起双腿,若有所思的望住他,“我记得你这几年不是戒烟了,怎么又开始抽了?”

    温昊然默然的吸着烟,没有答腔。

    “是为了亚竹?”墨笑试探的问,心知百分之九十九是这个答案。

    “她见到狄毓捷了。”

    “嗯。”淡哼一声,温昊然抽过一张面纸。替她擦拭额上沁出的汗水。看着她被太阳晒得染上两抹嫣红的面颊,格外的俏丽动人,他眸色转深,指腹留恋的轻抚着她的颊畔。

    墨笑皱起眉,看出他隐含着某种欲望的举止。

    她吸了吸鼻子,接着在他身上嗅了嗅,“你抽烟了?”

    “嗯。”

    “以后不许再抽烟,抽烟对身体不好。”温亚竹探向他的口袋,找出了一包香烟,把它揉成一团,丢进垃圾桶里。

    发现时间不早了,墨笑起身,“昊然,我还有些事要交代可菁,先走了,明天可以的话,至少抽空来公司一趟看看大家,你有五年没回来了。”

    “嗯。”漫应一声,他送墨笑离开。

    回来时,看到她靠着沙发,歪着身子睡着了。

    他轻轻抱起她,送她回房间。

    眷恋的抚着她的睡颜,他嘶哑的喃道:“亚竹,对你而言,我真的只能是弟弟吗?”

    温亚竹在亚文大学教书的第一堂课,温昊然不放心,也跟来了,就坐在教室里的第一排位置上。

    但,上课前他便被甘尔旋请了出去。

    “为什么我不能坐在里面?”温昊然冷眸瞪他,怀疑他根本在公报私仇,所以才不让他坐在教室里。

    甘尔旋慢条斯理的答道:“请问你是本校的学生?还是你有向本校申请旁听生的资格?”

    他扬眉,冷声道:“两者都不是,那又怎样?”

    甘尔旋一派温文的开口,“那么依照本校校规,校外人士未经允许不准随便进入本校听课,请你离开,不要干扰学生们上课。”看着温昊然恼怒的瞪着他,他心情极好,慢悠悠接着说:“如果你对本校的课程有兴趣,欢迎你下学期来申请旁听生的资格。”

    看吧,风水轮流转。当初在洛杉矶,他对他摆尽了脸色,哈哈,现在轮到他给他好看了吧。

    如果当时他不刁难他,他也会以礼相待的,所以说做人啦,要尽量与人为善。

    “甘尔旋,你这根本是故意想为难我。”别以为他看不出来,他分明是在报复在洛杉矶时,他一再拒绝他想邀聘亚竹的事,“没那回事,我这个人从来不记仇的,校规这么规定是为了保护学生。”见他气得沉下脸,甘尔旋爽极了,笑呵呵的说,“不过,我也不是那么不通人情的人啦,只要你不接近教室十公尺以内,打扰温老师上课,我就不找警卫请你离开本校了。你自己好自为之吧。”一脸恩赐的说毕,他得意扬扬的离开。

    温昊然没心思再去计较甘尔旋的事,因为教室内的情况令他看得火冒三丈。

    挖掉,挖掉,挖掉,他要通通挖掉那些用猥亵的眸光,目不转睛的看着亚竹的那些男学生的眼睛!

    该死的,亚竹是他的,那些男生竟敢用那样淫秽的眼神亵渎她。

    不可原谅!但碍于温亚竹正在上课,他克制住冲动,只是用北极般寒冷的目光狠狠的射向那些男学生,意图把他们全都冻死。

    奈何距离太远,男学生们浑然没有察觉到教室外头那充满敌意的眼神。

    下课后,五六个仰慕她的男学生涌至讲台围住温亚竹,七嘴八舌的询问着她各种问题。

    “老师,你有男朋友了吗?”

    “老师,你今年几岁呀?满二十了吗?因为你看起来好像比我们还小。”

    “老师,有事弟子服其劳,这是我的手机,有事随时可以Call我帮忙。”

    “老师,你新来不久,一定对学校不熟厚,我带你去逛逛,熟悉校园。”

    “她没空!”冰霜般的嗓音突兀的穿透众人。

    感受到一阵寒意袭来,数位男学生抬头望过去,只见一道冻死人的阴森视线睨视着他们,似乎恨不得把他们大卸八块。

    温昊然伸出一双手臂拥住温亚竹,并将她搂进怀里,不让那些男学生的气息喷染上她的身。

    “你是谁?”好羡慕哦!人家他也想像那样一把抱住温老师。但眼前这个冷峻的男人似乎不太好惹,凛冽的脸上写着——生人勿近,否则我就不客气。

    “他是我弟弟啦。”她这才有机会开口,笑吟吟的解释。

    “哦,原来是师弟呀。”

    “师弟?”她不解的望向搭腔的男学生。

    “就是老师的弟弟的简称咩。”嘿嘿,男生开口解释,实则是有意想占他便宜。

    “还好,我还以为他是老师的男朋友。师弟,你好,以后还请你多多关照:”

    另一名男生嘻皮笑脸的伸出手,想跟他打好关系。

    温昊然全然漠视他伸出的那只手,拥着温亚竹要离开,“走吧。亚竹。”

    “等一下,我们还有很多问题想问老师耶。”

    “就是咩,老师,不如今天中午跟我们一起吃饭,我们请你。”

    “我……”她正想开口,温昊然便冷然的拒绝。

    “用不着,给我滚开!”温亚竹拉拉他的手,“昊然,不要这样啦,他们是我的学生耶。”

    “嘿咩,师弟,”瞥见他投来一记冻人的寒眸,说话的男生赶紧改口道:“老师的弟弟,今天是第一堂课,我们有很多问题想问老师耶。”

    “有什么问题课堂上再问。”横去一记冷眼,温昊然强势的带走她。

    两人一起走向校门口,她关心的看着他,“昊然今天好凶哦。心情不好吗?”

    见到那么多男生在向她搭讪。他心情怎么会好,恨不得痛扁那些男生一顿。

    “没什么。以后上课别跟那些学生太接近,他们很容易得寸进尺。”

    “可是我希望能跟学生打成一片。””可恶,要不是有他看着。他们说不定早就对亚竹毛手毛脚了。该死,以后他得每堂课都来盯着才行。

    人以及出版社的人,她不太有机会接触到外面的人,所以她并不十分清楚男女之间相处的模式应当是怎样的。

    见他脸色不豫,为了令他开心,便顺从他的意思道:“我知道了,我以后不跟他们太接近就是了。”

    “亚竹。”狄毓捷迎面朝她匆匆走来。“咦,昊然也在呀。”带笑的脸庞在瞥见温昊然亲呢的环在她腰间的手时,笑容微敛了下。

    温昊然只是用着冷漠的眼神睐他一眼,没有答腔。

    温亚竹微笑的开口,“今天是我第一次教课,昊然不放心我,今天特地陪我一起过来。”

    “原来这样,对了,亚竹,我约了你以前几个同学见面聊聊,看看是不是能令你想起以前的事。”

    “在什么地方?”

    “我带你过去。”狄毓捷握住她的手,试图将她带离温昊然的身边。”好”刚出声,她便感觉到搂在自己腰间的手倏然一紧,她侧眸问。“昊然要一起去吗?”

    眯眸瞠瞪那只握住温亚竹的手,他恨不得拿刀砍了它,正要出声,便听狄毓捷先一步开口——

    “昊然跟她们不太热,我想这次还是你先过去看看,下次有机会再找昊然一起去。”

    “这样呀。那昊然你先回家,我晚点就回去。”说着,她挣开他的手走向狄毓捷。

    “亚竹……”

    见他用宛似被遗弃的幽怨眼神看着自己,她心口猛然一紧,不禁轻轻拍拍他的头,摸摸他的脸,柔声哄道:“昊然乖,我去一下就回来,你先回去等我好不好?”

    不要,别去,亚竹!温吴然想这么说,但喉咙宛如被人掐住了出不了声。她对待他的举动就宛若在对待弟弟一样。弟弟?在她心里,他真的只能是弟弟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香弥作品 (http://xiangm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