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台南那个投资案目前进行到第三阶段。预计今年年底会全部竣工。”墨笑一翔空集团执行长,透过视讯,向人在洛杉矶办公室里的集团董事长温昊然做例行的业务报告。

    “很好,辛苦你了。还有其他的事吗?”窗外,落日在天际染上了一片绚丽的残霞,吸引了温昊然的目光瞥去一眼。

    “还有一件事。昊然,你下个月回来一趟。”谈完公事,墨笑忍不住打了个呵欠。

    台湾与洛杉矶的时差差了十五个小时,为了向董事长做例行性报告,他可是凌晨三点多就从被窝里钻出来。

    之所以要这么早起,只因为温少爷想在五点就下班走人,赶着回家陪伴美丽的……姐姐。

    “为什么?”五年了。自五年前来洛杉矶后,他已有五年不曾回台湾了。

    墨笑佣懒的嗓音答道:“我要休息一个月。”不是商量,而是不容置疑的要求。

    “一个月?这么久,你要做什么?”温昊然英挺的面容上,两道轩昂的剑眉微微蹙起。

    “我老妈叫我回去一趟。”靠向椅背,墨笑端起咖啡一口气饮完,挑起粗浓的眉毛抱怨的开口,“你知道这五年里,我为你做牛做马到连回家一趟都没有时间吗?我老妈非常生气的下达最后通牒,我若再不滚回去,她就要登报把我这个儿子作废。”

    五年前温昊然的双亲发生车祸。结果双双伤重不治身亡,这个消息一见报,翔空的股票立刻狂跌,此时市场又传出了对翔空不利的传言,才几天的时间,便令它的股价几乎跌掉了三分之二。

    就在这时,当时年仅二十一岁的温昊然砸不大笔资金,大肆搜购自家的股票。

    当他手里的持股超过六成时,他召开董事会,以霹雳的手段撤换掉原本的执行长,接着出乎众人意料之外的把他这个原本小小的经理,高升为执行长。

    然后他丢下一句话给他,“墨笑,我相信你的能力,翔空就交给你了。”便离开台湾。

    当年温氏夫妇车祸时,他的姐姐温亚竹也与他们搭乘同一辆座车,她身受重伤,在加护病房住了整整一个月才脱离危险期,待她的伤势稳定下来后,温昊然便带着姐姐赴美继续接受治疗,接着便滞留洛杉矶迟迟不归。

    这五年来,除了透过视讯下达一些指示外,温昊然很少干涉公司的营运,生活逍遥得让在台湾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累得像条狗的墨笑怨叹死了。

    温昊然不疾不徐的开口,“我没空回去,你找个可以信得过的人暂时代理你的职位。”

    “你就完全不担心我找人掏空公司资产?”这家伙到底清不清楚翔空是属于谁家的,居然回答得这么无所谓。

    “如果你有心的话,早在五年前你就那么做了,用不着等到现在,”语气微顿,温吴然唇角牵起一抹笑痕,“我百分之百信得过你。也信得过你看人的眼光。”

    呋,这家伙真是太阴险了,又用这句话来压他,明知他这个人的弱点就是为了回报人家对他的信任,他会肝脑涂地甚至不惜两肋插刀,每次都拿这句话来吃死他。

    觑见墨笑一脸不平的表情,温昊然笑了笑,接着再启口说:“墨笑,我知道这五年来辛苦你了,让你休个长假也是应该的,在你休假的期间,所有的花费以及你买回去送给伯父伯母的礼物,全部都算我的,只要找到合适的人代理你的位于,你就可以开始休假了。”

    望着温昊然,墨笑挑起眉间:“昊然,你不会打算这辈子都不回台湾了吧?”

    “不知道,也许吧。”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接起电话。

    “喂,又是你,”一听见电话里的嗓音,他的神情立刻冷峻起来,“我上次就跟你说过了,她没有这个意愿……我是她的代理人兼经纪人,我当然可以全权代表她的意见,就算你再打来十次,我给你的答案也是一样。”说毕,他毫不留情的挂断电话。

    墨笑好奇的问:“是谁呀,让你这么不耐烦?”

    “一个自称是亚文大学董事长的男人。”

    闻言,墨笑吃惊的问:“亚文大学董事长?难道是甘尔旋?他为什么会打电话给你?”

    “他想聘请亚竹到亚文大学造型艺术系客座一年。”

    “他想邀请亚竹回台任教?”沉吟片刻,墨笑说道:“自从甘尔旋接任亚文大学董事长这几年来,他邀请到不少国际上十分知名的学者到亚文任教,听说他是个长袖善舞的人,尤其擅长延揽人才,只要有他看得上的人,他都会无所不用其极的网罗到亚文大学去。”

    墨笑接着再举出他近来的一桩丰功伟业,“连去年的诺贝尔化学奖褂主杰斯,艾格,都被他邀请到亚文担任校长一职,这件事当时还在台湾学界造成轰动,”温昊然的脸色倏然一冷。“是吗?那么这次他注定要踢到铁板了。”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让亚竹回台湾。

    若有所思的注视着好友,墨笑问:“昊然,你为什么不让亚竹回台湾?”

    温昊然闻言,拢起眉心。“我是在保护她。”

    墨笑缓缓出声,“是保护她,还是不希望亚竹回到熟悉的故乡,想起以前的事?”

    他沉下眉,收整起脸上所有的情绪,回避好友犀利的诘问。

    “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你休假的事,找到合适的代理人选时,再通知我一声。”旋即关掉萤幕,举步离开办公室。

    如果可以,他情愿与亚竹就这样在这里终老一生。

    何必要想起以前的事呢,现在的一切,就已经非常的幸福了,不是吗?

    仍端坐在萤幕前的墨笑深深叹息着。

    这些年来一直冷眼看着吴然的付出,倘若他真的能因此得到幸福,他会祝福他,可目前这些根本只是一种假象罢了,而他却宁愿沉溺在这样虚幻的情境中,令人觉得他痴得……可怜!

    双臂横胸斜倚在门边,屈岚初嘴角挂着一抹嘲弄,睨着悻悻然挂上话筒的男人。

    “看你的表情,又碰钉子了?”她知道他最近常常拨打一通电话,似乎想找一个人,却屡屡遭到对方冷漠的拒绝。

    黑眸睐向前方蓄着齐耳短发的冷艳女子,甘尔旋一脸笑,丝毫不介意她话里的讽刺,脑袋枕向椅背,转动着手里一支万宝龙钢笔,悠哉的答腔,“就是咩,说没两句就挂我电话,真是没礼貌的家伙。”翻动桌上一份他特意请人调查的资料。眸里酝酿着一股算计。

    “看样子不来硬的是不行了。”前两个月他亲自登门拜访过几次,也被拒于门外,但这是吓不走他的,他甘尔旋想做的事,不达目的誓下罢休。

    气硬的?”望着他笑得和蔼可亲的表情,屈岚初有一丝不祥的预感浮上心头。

    这只披着丰皮的狡狼,不会又在打什么坏主意吧?

    他笑咪咪的开口,“亲爱的岚初,这次可要仰仗你俐落的身手了。”

    “什么意思?”她警戒的盯着他。

    甘尔旋笑吟吟的朝她勾勾食指。神秘兮兮的压低音量道:“过来,我告诉你怎么做。”

    她冷冷的瞪他,没移动脚步。

    “那关我什么事?”他以为他在叫小狗吗?就算她现在沦为他的属下,也不能这样随便使唤她。

    他很友善的看着她,好声好气的开口,“岚岚,你是不是又忘了自己的身分了,你现在是我的特助,主子召唤要立刻过来,知道吗?”

    特助?屁啦!他根本是把她当贴身跟班兼保镳在使唤好不好。

    见她迟迟不过来,甘尔旋很有耐心的笑吟吟再启口。

    “好吧,看来你果然又忘了,容我再提醒你一次。”慢条斯理的语气徐徐说道:“十几天前,你暗杀我未遂,被我活抓,我呢大人大量的放你一马,不仅没有报警送你去吃牢饭,还不计前嫌的……”

    “住口!”她冷声娇喝,恨恨的快步趋前。“当初我们谈好,只要我为你办妥十件事的话,这件事就一笔勾销,你想食言而肥吗?”

    抚着满是胡碴子的下颚,他和善一笑,仍是一副好脾气的开口,“搞不清楚状况的恐怕是你吧,请问你为我办了凡件事?”

    其实甘尔旋有一张俊美的面容,但他总是不修边幅,随意的将一束未经修整的长发扎在脑后,纵使出身豪门,但穿在身上的衣服却是一件普通的T恤和一条陈旧的牛仔裤,令他看来更添一抹颓废浪荡的气质。

    “我……”屈岚初一时语滞。跟着他已十来天,他仍未要自己办过一件事,只是让她跟在他屁股后头,像个跟班似的跟进跟出。

    见她答不出话来,甘尔旋很好心的提心她,“零。也就是说,你什么事都还没有为我做。不过,现在你报恩的机会来了。”

    报恩?他们两人只有仇好不好,哪来的恩?“你想叫我做什么事?”人落在他手里,他掌握了她的把柄,令她不得不屈服。

    瞬着她忍气吞声的不甘表情,他唇角扯起一抹愉快的笑痕,递给她一张纸,纸上贴了一张照片与地址。

    “到这个地方,把这个人请出来见我。”

    “只要把她请出来就好?”她接过那张纸,狐疑的问,因为任务出乎她意外的简单。

    “没错。看清照片上的人,不要找错人了。”

    屈岚初瞥去一眼,已将照片上女孩的模样记清楚。

    “记下来了,什么时候行动?”

    “可以的话最好是现在就行动。”他特意来洛杉矶一趟。自然希望事情愈快解决愈好。

    “小姐,沈管家要我替你送来水果茶。”

    女佣的嗓音令专注于插画中的温亚竹抬起头。

    “谢谢,搁在这里就行了,呃,我记得你叫南茜对不对?”望向才来温家帮佣两天的女孩,她绽起亲切的笑容问。

    “是。”将手里的茶搁在她指定的位置,瞥见她刚完成的插画,南茜伸长了颈子目不转睛的看着。

    “想看吗?”注意到她的动作,温亚竹问。

    “嗯。”女孩老实的点头。

    温亚竹将画递给她。

    小心的接过,南茜低头看着,她的画线条简单活泼,第一眼就很能吸引入的目光。“小姐画的画真好。小姐学画很多年了吗?”南茜是在美国长大的东方女孩,会说简单的中文。

    温亚竹微笑的回答,“我是四年前开始画画的。”

    南茜吃惊的开口,“四年就能画得这么好?”她记得没错的话,小姐的第一本书就是在三年多前出的,她看了那本叫“月光下的天使”的绘本书后,便爱不释手。

    这三年来,小姐出了六本绘本书,每一本都-上了全美畅销排行榜,是美国十分知名的插画家。

    前两天来到温家工作,得知小姐就是那位笔名叫温贝蒂的作者,她还兴奋的拿了自己买的书请她签名。

    “不瞒小姐说,我以前也曾经学过几年的画,小姐的笔法非常的纯熟。不像才学几年画的人能画出来的。”除非她是天才,才能一开始学画就画得这么好吧。

    “呃……昊然说我从小就很爱画画,但是我对以前的事没有记忆,我只记得我是四年前才开始画画的。”想到那时候的事,温亚竹笑眯了眼说:“刚开始画的时候,我画得很差,完全掌握不了想画的东西,昊然看了还取笑我说,我画的抽象画太深奥。他看不出来是什么呢。直到几个月后,我才渐渐抓住了一些感觉,能画出心里想要的样子。”

    “小姐不记得以前的事?”南茜一脸意外。

    “我脑子受过伤,所以以前的事都不记得了。”

    “啊,真是遗憾。不过这么说来小姐真的很有天分呢,纵使不记得以前的事,还能画得这么棒。”南茜接着说,“我听说小姐是从台湾来的,我跟朋友去过那里玩呦,那里是个不错的地方。有很多好吃的水果。”

    “咦,你说我是从台湾来的?”她还以为自己一出生就住在洛杉矶,因为昊然跟沈姨从来没有跟她说过这件事。

    见她一脸迷惑的表情,南茜不禁也有些糊涂了,“不是吗?我来应微的时候,管家好像是这么跟我说的。”

    她还记得沈姨那时候问她是哪里人,她说自己是被美国的养父母从台湾领养来的孤儿,当时沈姨便说,小姐与少爷也是从台湾来的。

    “沈姨是这么说的吗?”温亚竹有些意外。

    南茜愣愣的点头,“嗯,我想我应该没有听错。”

    “台湾在什么地方?”她好像在电视上看过这个地名,一时想不起来它是位于哪里。

    “我记得它好像在……”

    “小姐,少爷快到家了。”沈姨匆匆来画室通知她。因为今天是一个特别的日子。

    “沈姨,那些东西都准备好了吗?”温亚竹兴奋的问。

    “好了。依照小姐的吩咐放在客厅里了。”

    “嘻,待会昊然进来,一定会吓一跳的。”她笑咪眯的拉着沈姨。气我们快下去吧。”

    片刻。当温昊然回来。走进客厅,一眼便见到中间摆放了一个醒目的粉红色大盒子,上头还绑了个红色的缎带花。

    他会心一笑,开口问:“沈姨,亚竹呢,怎么没看到她?”

    他想起了今天是他的生日,亚竹一定是想给他一个惊喜吧。

    沈姨微笑的回答,“小姐要少爷找她,如果少爷能找得到她,就能看到一个特别的表演。”

    温昊然梭巡客厅一眼,最后眸光落在那个大盒子上面,他含笑的走过去,拉开上头的缎带。掀开盒盖的同时,忽然响起一阵悠扬佣懒的旋律。

    盒子里蹲着一名身着红色舞衣、脸上罩着一层薄纱的女郎,她宛如灵蛇一般扭动着纤细的身子,徐徐踏出盒子。

    她光着玉足,随着音乐扭腰摆臀,跳起一段性感诱人的肚皮舞。

    他吃惊的瞠大眼,着迷的看着她挑逗撩人的舞姿。

    她滑到他身边来,绕着他旋转,秋波盈盈,看得他心神一荡。

    她的舞姿太美,他忍不住扬手揭去她脸上的面纱,想一窥她脸上所有的表情。

    温亚竹笑吟吟的,藕臂环住他的颈子,亲昵的在他颊边落下一吻,再灵巧的滑开,绕着他起舞。

    他目不转睛的贪看着她,舍不得眨眼,她美得让他屏息。

    音乐终于结束,随即再响起另一段节奏强劲的旋律。红衣女郎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把剑。

    “这位先生,我现在要表演的是吞剑,非常精彩,请不要眨眼,看仔细了哦。”

    看到她手里拿的那柄长剑,温昊然一惊,正想上前阻止她,沈姨便微笑出声,“少爷不用担心,那很安全,一点危险都没有。”

    “真的吗?”

    “是的,我亲自确认过了,请少爷安心观赏小姐的演出。”

    听她这么说,他这才放下心,凝眸望向温亚竹,想看她究竟要怎么把那么长的一把剑给吞到肚子里。

    温亚竹神秘兮兮的举手在胸前挥了挥,似是在画什么符咒,接着她向后仰起头,将长剑缓缓的插进口里。

    咚咚咚咚……震撼的旋律制造了紧张的气氛,那把剑真的一点一点的没入她的口里,最后只剩下剑柄的部分。

    她举起右手,比了个胜利的手势,口里咿吁唔唔的说着话。

    温昊然哑然失笑,听出了她是在说——看到没有?我真的把剑吞下去了。

    他已经看出了端倪,那是一柄伸缩剑,她只要稍微施力,便能将剑身一寸寸的缩短,但他并没有点破,两手击掌叫好,“好厉害,你真的把它吞下去了!”

    她得意扬扬的再缓缓抽出口里的剑。“怎么样,好看吗?”

    “很精彩!”他温柔一笑,上前搂住温亚竹的纤腰,拨开她额前汗湿的发丝。

    “这就是你要送我的生日礼物?”他琥珀色的眸色变得深沉,呼吸略显急促。老天!她这样的穿着太诱人,他几乎要无法控制住自己了。

    “不是,这是余兴节目而已。”她开心的跑到柜子前取来一只宝蓝色的锦盒,笑容可掬的呈到他面前。“这才是我要送你的礼物,祝吴然二十六岁生日快乐。”

    “这是什么?”他狐疑的接过那只锦盒,打开盒盖。发现竟是一枚蓝钻戒指,他的心头一阵狂热,激动的抬眸望她,多年来的感情终于得到回应了吗?这枚戒指代表的莫非是……

    “你喜欢吗?这可是我特别设计的哦。”她张着晶亮的眸子期待的问。

    “喜欢、很喜欢!”温昊然眼瞳里闪烁着灼热的炽芒,把手伸向她,嗓音因狂喜而微颤着,“你替我戴上。”

    “好。”替他将指环套进左手的无名指,温亚竹接下来说的话。却当头泼了他一盆冷水,让他冷透了心。

    “昊然,你看,你的戒指跟我的坠子结合在一起就变成了一颗心,这表示我们姐弟一条心永远不会分开哦。”

    她从衣领里掏出一条同样是蓝钻镶嵌而成的坠子,那是去年她生日时,他送她的项链,她将坠子移近他手上那枚她特别设计的戒指,让它们巧妙的结合在一起。形成了一枚心形的图案。

    温昊然闻言一窒,眸里的光芒刹那间熄灭。

    姐弟?多么令人痛恶的称呼!当了她二十几年的弟弟,天晓得,他有多厌恶这个身分,有多想摒弃这个身分,以及……温这个姓氏。

    “如果当年韩伯伯告诉亚竹我是她弟弟的时候,我……”

    温亚竹抬首望住他,没听清楚他含糊的话意,却听到她主治医生的名字,不解的问:“韩伯伯怎么了?”

    “他……”温昊然一愕,这才惊觉自己竟把脑袋里想的事情脱口说了出来。

    “没事,我是说过两天要再带你回医院复诊。”韩伯伦是过世父亲的挚友,他是脑科的名医,当年来到美国后,便是由他为亚竹医治。

    也是因为他多事的告诉亚竹,他是她的弟弟。所以他才无法摆脱掉这个令他万般嫌恶的身分。

    “我的头最近很少再痛了。”

    “那很好,”看她的表情,知道她想逃避到医院去,他柔声道:“不过还是要去复诊。”

    “不能不去吗?”她娇声问。眸底有丝请求。不晓得为什么,只要一走进医院,她的胸口就开始觉得很闷。

    “再去一次就好,这次检查如果没有什么问题,以后就可以不用再去了。”知她怕去医院,温昊然耐着性子哄道:“等检查完,我带你去环球影城玩。”

    温亚竹眼眸霎时一亮,像个孩子般兴奋的欢呼。“真的吗?那我要在里面玩一整天哦……”

    “汪汪汪汪……”忽然一阵狂烈的狗吠声传来。

    “咦,狗狗怎么叫得这么大声?”听见屋外那激烈的吠叫声。她奇怪的问。

    “可能有人侵入,我看看。”他从窗外探首出去,瞥见一名身着墨色长衫长裤的女子。在他养的十条狼犬追逐下。从东边的方向飞快的跃出围墙。

    两名保全已先后赶至,但都来不及截下那女子,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名女子离开。

    温昊然蹙拢眉心。都还没完全日落,应该不会有人蠢得选在这个时候下手行窃吧?这一带是洛城高级住宅区,治安一向十分良好,甚少发生这种事。

    那么,她侵入温宅的目的何在?

    他心头立刻升起一抹戒心,决定增派保全人员。

    财物失窃事小,他绝不容许亚竹的安全有任何闪失。

    回到下榻的饭店,屈岚初忿忿地来到甘尔旋面前,诘问:“你为什么没告诉我那里养了很多大狼狗?”

    “咦,温家养了这么多狗吗?”他无辜的解释,“我真的不知道这件事,若是我晓得的话,我一定会事先为你准备毒饵,好让你把它们毒晕。怎么样,你有没有受伤?”他关切的眼神上下打量着她。

    她傲然的冷哼,“凭那些笨狗。怎么可能伤得到我。”

    “我想也是,以你的身手区区狗类哪能对你怎么样,”他用很期待的嗓音接着问:“那么人呢?你把她带出来了吗?”

    她的语气登时一窒,“呃……我还没把她带出来。”刚才她逃命都来不及了,哪还有空余的时间去找人。

    “也就是说你这趟白去了?我记得你出发前,还信誓旦旦向我保证,一定能把人带出来,没想到我白高兴了一场,唉!”其实早在她进来时,他便知道她失败了。但甘尔旋却刻意用非常失望的语气,再加上拖长的叹气声,简直就像是在责备她的无能。实则他的唇边藏着一丝笑意,并没有让她发现。

    屈岚初冷艳的面容凝起。想驳斥他的话,但她确实没有达成任务,空手而归,只好忍住脾气。低声道:“至少我知道那里养了很多狗。这次太仓卒了,等下次再过去,我一定能摆平那些狗,把你要找的人带出来。”

    “好吧,我再信你一次,不过你这次恐怕惊动了他们’我看还是过两天再过去吧。”

    环球影城是好莱坞非常热门的一处观光景点,那里除了有许多着名电影的拍摄场景,还有人扮成电影里的各种角色穿梭其中,如蜘蛛人、吸血鬼、史瑞克、科学怪人等供游客拍照留念。

    除此之外,里面尚有几个主题园区,来此不下数十次的温亚竹,最喜欢的就是侏罗纪公园,这是她每次来必到之处。

    但,这里却是温昊然最不愿意来的地方,每次带她来,他都想尽办法的想避开这里。这次也一样,一进环球影城,他便频频鼓吹着其他的主题园区有多好玩、多有趣,希望能吸引她到别处去玩。

    “真的吗?那待会再去,我们先去侏罗纪公园。”她如往常一样,依然不为所动,还是优先选择心中所爱,雀跃的朝侏罗纪公园胞去。

    眉峰微拢,他认命的紧跟其后。“跑慢点,亚竹。”

    “昊然快点,已经有好多人在排队了。”

    排了近半个小时,终于轮到他们。温亚竹显得兴高采烈,温昊然却是凛着神色,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她忽然回头说:“你如果怕的话,就在出口等我,我自己去玩就好。”

    “谁说我怕的?”

    不是吗?“可是你每次玩完这个脸色都好苍白,有时候还会吐。”

    温昊然一时窒了窒。“那只是一种生理反应,并不代表我害怕。”没错,他是真的怕极了,但他再怎么样也不可能让她一个人去玩。

    她怀疑的盯着他,“是吗?你不要逞强哦,我直的可以自己一个人玩。”

    他脸色微僵,“我没有逞强。”

    “那好吧。”

    不久,一艘小汽艇来了,几个人坐上去,小汽艇行在水道上,带领游客畅游一片热带丛林,二路上会看到各种不同种类的恐龙出现。

    刚开始都还算乎稳,但重头戏是在后面的部分,温昊然抓紧握把,抿紧唇-,严阵以待,只见小汽艇从一只巨大的暴龙下方穿越而过,突然卡住不动,眼看就要被凶恶的暴龙吞噬之时,小汽艇突然加速爬升。

    爬至顶点,紧接着,顷刻间便往下俯冲至十多公尺深的水面下,最后在大家惊叫声中,结束这趟惊奇之旅,每个人几乎都被飞溅而起的水给淋湿了。

    温亚竹因为兴奋,脸庞红通通的,反观温吴然却是一脸苍白。脚步不稳的被她扶着踏出汽艇,走向附近一张长椅上坐下。

    “昊然,你还好吧?”

    他摇摇头示意自己还好,只是头晕得很想……吐而已,他强忍住不让自己在她面前吐出来。

    看得出来他不太舒服,温亚竹将额头抵上他的额,嘴里喃喃有词的念道:“万能的天神呀,请你赐我神奇的力量’让昊然好起来。”

    睇着她关切的双眸,视线下移到她近在眼前的樱唇,他的唇-蠕了蠕,此时只要他噘起嘴就能吻到她的唇了。

    但不行了,一股酸意涌到喉咙,他快忍不住了,“亚竹’我有点口渴,你帮我到那边的贩卖机去买饮料回来好不好?”

    “喔,好。”她咚咚咚的跑过去。

    她一定,温昊然便赶紧走到附近一个垃圾桶边,狂吐起来。

    到底是谁发明那种鬼玩意?他一边吐一边低咒。

    吐完了,觉得舒坦一些,他回到长椅上,不久,温亚竹买了一瓶饮料跑回来,为他打开瓶盖,送到他手上。“饮料买回来了,你快喝了吧。”

    温昊然喝了几口冰镇的饮料。看贝她一脸关注的坐在他旁边,她的手怜惜的抚上他的脸,“好点没?”

    “我没事了。”

    “我看你以后还是不要跟我一起玩,在出口等我就好。”不懂他为何每次都要逞强的陪她,明明每次玩完侏罗纪公园就会很不舒服,刚刚还跑到垃圾桶那边去吐,以为她没看到吗?

    他挺了挺胸,强振精神。“我没关系,真的。”除非她不玩,否则他一定会陪在她身边,绝不会任她独自去玩这么危险的游戏。虽然明知园方的安全措施都很完备,但他就是认为这种游戏充满了危险性,偏偏她又超爱玩。

    看出他的勉强,温亚竹舒臂搂着他的头,体贴的让他枕在自己肩上,“你靠着我休息一下好了。”

    嗅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馨香,他轻合上眼,另一只手绕从她身后环在她腰间,不愿在她面前呈现自己虚弱的一面,但又觉得此刻这样似乎也不错。

    想到一件事,她忽然说:“昊然,我刚刚去买饮料,碰到三个台湾来的游客耶,我们什么时候也回台湾去看看好不好?’

    温昊然霍然睁开了眼,抬起头,吃惊的盯住她。“你怎么会忽然想去台湾?”

    不解他为什么突然用这么严肃的表情望着她,温亚竹疑惑的道:“我听说我们以前住在那里,不是吗?”

    “谁跟你说的?”他交代过沈姨不准跟亚竹提起在台湾所有的一切,难道她竟违背他的意思?

    “是南茜告诉我的。”

    “南茜?”他决定回去后立刻开除这个多嘴的女佣。“亚竹,除了我的话,不要随便去听信别人的话知道吗?你不记得以前的事,很容易受骗一

    “啊,难道南茜骗我吗?”

    注视着她,温昊然小心且慎重的回答,“她没有骗你,我们以前是在那里住过几年。不过我们搬来洛杉矶很久了。那里已经没有我们的家:所以自然也投必要再回去。”

    “可是我好想知道以前的事哦,以前的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温亚竹挫折的敲敲自己的脑袋,用可怜兮兮的语调说,

    “万一我一直都想不起来怎么办?那我不就变成没有过去的人了?”

    温昊然凝起眸深睇着她,缓缓说道:“亚竹。不记得以前的事没关系,重要的是现在跟未来。只要你把现在的事都记进脑子里。还是会有属于自己的回忆,像我陪在你身边的这五年,不就也是你的过去吗?”

    亚竹、亚竹,我不要你记得从前,只要你把有我陪伴在你身边的时刻记住就好。

    每当他琥珀色的眼瞳灼灼的望住她时,她总觉得胸口好像有股奇异的骚动,心烫烫的。

    她好喜欢他这样的眼神,可是莫名的却又感到一丝不安和惶恐。她理不清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下意识的垂下眸子想逃避。

    “说的也是,有昊然陪在我身边,这五年来我觉得很快乐,我想一辈子都这样跟吴然在一起。”她不知道自己不经意出口的这句话,宛如一枚核子弹,投向温昊然的心中,抛起一股剧烈的震动。

    “会的,我一辈子都不会离开你。”他动容的拥紧她。

    “嗯。我也永远都不会离开昊然。”温亚竹枕在他肩上的小脸绽起灿亮的笑。

    两人浑然没有察觉到,在他俩身后,有两双视线注视着他们,一直到他们离开环球影城为止。

    “他们看起来不像姐弟,倒像热恋中的情侣。”跟踪他们大半天,屈岚初说出自己的观察心得。

    甘尔旋指腹抚娑着下颚的胡碴于,附和她的看法。

    “没错,而且不仅如此,温昊然还把温亚竹当成宝贝似的,把她保护得十分严密,不让任何外人接近她。看来要找温亚竹,还是要从温宅下手。”

    “我晚上再潜进温家一次,这次我一定会把她带出来。”经过上次初探温宅后,已初步得知里面的概况,她有把握这次可以达成任务。

    思忖片刻,甘尔旋摇头道:“我看还是改天吧,她今天看起来似乎有点疲倦,晚上就算你潜进温家找到她,她可能也睡着了。”

    不过今天也不是全然没有收获,温亚竹似乎有病的样子,他们来环球影城前先去了趟医院,且还是看脑科,这条线索倒是值得再深入调查。

    由于温昊然刻意的保护。所以虽然温亚竹在美国插画界享有盛名,但外人却鲜少能得知有关她的消息。

    连他都费了一番工夫才查到,原来她是已故翔空集团董事长温翔裕的女儿温亚竹,当年温氏夫妻车祸下治身亡的消息,在台湾闹得满大的。

    她当时也在那辆车上,却奇迹的逃过一劫,从鬼门关前捡回了一条小命。

    他是半年多前来美国时,无意中看到她所画的绘本书,发现她的作品透着一股浓浓的童趣,线条简洁又不失活泼,令他非常欣赏,当时便有意聘请她到亚文客座一年,担任造型艺术系的讲师。

    奈何却屡次都遭到温昊然断然拒绝,好不容易才查到温宅的电话,想绕开温昊然私下与温亚竹接触,结果竟被转接到温昊然的手机上,这家伙对温亚竹的保护简直到了滴水不漏的地步,竟然亲自过滤每一通来电。

    今天亲眼目睹了两人相处的情况后,温昊然似乎对温亚竹怀有异常的情愫,这家伙该不会是想搞乱伦吧?

    外界都以为温亚竹的是温家的养女,但就他所知。温亚竹其实是温翔裕的私生女,她是被温翔裕用一个已过世的朋友名义,在她三岁时,将她领养进温家的。

    温昊然既是温翔裕的儿子,那么两人就有血缘的关系。还是……温昊然不知道这件事?

    甘尔旋抚着下颚,思考着自己是不是该把这个秘密透露给温吴然知道,免得他真的陷进乱伦之爱里。

    好吧,还是找个机会,把这件事告诉他吧。

    唉,他这个人就是心太软,又不记仇,就算温昊然这阵子都对他十分无礼,他还是不忍心看他踩进乱伦的泥淖里无法回头。

    想及此,甘尔旋黑瞳瞟向屈岚初一眼,就连来暗杀他沪苎手,他都能不记仇的原谅她,并且还大度的给予她报恩的机会,他不禁感叹自己的善良。

    他真是一位品格高尚的优秀青年啁,这年头像他这样品貌兼俱的男子,已经很罕见了。

    屈岚初被他那诡异的眼神看得打了个冷颤。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香弥作品 (http://xiangm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