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洛杉矾五月

    早上九点多,屋外洒落着白亮的阳光。

    一颗光溜溜的脑袋探向窗外,抬起苍白纤瘦的手朝外扬动着,柔细的嗓音有些结巴的反覆说着,“鸽子吃吃……鸽子吃吃……”

    正在整理床铺的妇人闻声睐去一眼,见她不断朝外扬动着小手,便走到她身边往外探去,但并没有看见什么。

    “怎么了?小姐。”

    她比向停驻在对面树上的几只小白鸽。“沈姨,鸽子吃吃。”

    循着她的手指望过去,妇人这才恍然,“噢,原来小姐在说鸽子呀。”

    “鸽子、吃吃。”她又重复了一遍适才的话。

    直到这时才听清楚她说的话,沈姨面有难色的看看对面的鸽子,再望望她。

    “小姐,那些鸽子不能吃的,如果小姐真想吃的话,我中午熬些鸡汤带过来给小姐吃好不好?”

    她摇头,轻蹙着眉尖,指指对面可爱的小白鸽,再比着吃饭的手势,用着目前仅懂的一些简单字汇,试图将自己的意思表达清楚,“吃饭,鸽子,吃饭……”

    沈姨仍不太明白她的话意。耐心的询问,“小姐是肚子饿了吗?”

    “不……鸽子饿……吃饭。”她摇着头,碎金般的阳光斜射在她身上,可以清晰的看见她左脑上有一道细长的疤痕。

    一名身形顽长的年轻男子这时推开房门走了进来,见此情景,出声道:“沈姨,亚竹是想喂鸽子吃面包,麻烦你去买几个面包过来。”

    听到他的解释,沈姨笑道:“原来如此,我还以为小姐想吃鸽子呢。”

    年轻男子异常温柔的眼神睇向坐在窗边的女孩。

    “昨天早上有只白鸽飞到窗外,亚竹看到了,便撕了一块面包喂它。结果它一口就吃下,她便将手上的面包都喂给鸽子吃了。”

    那时她脸上的笑容很灿烂,让他舍不得阻止她将自己的早餐全喂给了鸽子。

    “好,我这就去买面包,小姐等我一下哦。”微笑的说着,沈姨朝门口走去。

    亚亚竹见到他,笑弯了唇,朝他张开双臂,“昊然,抱,去那里。”

    纤细的手指比向电视机前。刚动过脑部手术半个多月,不仅她的记忆是完全空白的,她的身子也十分虚弱,行动仍需仰赖他人的协助。

    “好。”

    柔声应道,温昊然轻轻的横抱起她,抱坐至一张柔软的座椅,接着替她打开电视机。

    坐下后,她目不转瞬的直视着前方的萤幕。

    见她专注的看着电视,他拿起一颗苹果在她身边坐下,削着果皮,再切成合适的大小,一口一口的喂着她吃。

    静静吃着喂到嘴边的苹果,温亚竹忽然出声。“她怎么了?”

    望向电视机,温昊然看见萤幕里的一个妇人掩面啜泣着。

    “她在哭。”

    “她为什么在哭?”她细柔的嗓音里有着疑惑。

    “因为她很伤心。”

    她仰起小脸望住他。“什么叫伤心?”

    “伤、心就是……难过。”

    “难过?”她微蹙起秀眉,脸上仍充满着疑问。

    温昊然思索着该怎么说明,才能令她了解。

    “就像……你头痛起来会很难受,伤心就像那样,不同的是她难受的地方在心里。”

    他比向自己左胸口的位置。

    听他这么解释,温亚竹似乎有些明白了,她怜悯的望向电视机里那名白发苍苍的老妇人,“那一定很痛。”因为她的头痛起来,脑袋就像要炸裂成两半一样难受。

    他再喂她一块苹果,解释,“那只是在演戏,不是真的。”

    电视机里传来激动的对话,她盯着萤幕。

    “是什么意思?”

    温昊然沉吟片刻,极有耐性的试着用最浅白的意思说明,“她是在跟她儿子说,不管是情人或是朋友甚至是夫妻,那些关系随时都可能因为各种原因而改变,唯一不会改变的只有家人,她希望她儿子不要为了女朋友,就把家人弃之不顾。

    “为什么会改变?”

    “因为……”。

    他颇有感叹的接着说道:“在这个世界上啊,只有家人的关系是远无法改变的,因为血缘是斩不断的联系,不是你说不要就能不要的。”

    “家人?”

    她茫然的看着她的主治医生韩伯伦。

    见还是不懂,韩伯伦指向坐在她身边的年轻男子说:“喏,就像你跟昊然一样,他是你弟弟,你是他姐姐,你们之间便是家人。”

    “我懂了,”她绽起了笑颜,“我跟昊然是家人、永远……不会改变。”

    温昊然一双浓密的剑眉微微蹙起,张口欲驳斥什么,最后顾虑到她才清醒过来不久,担心说太多会混乱她的思绪,旋即吞回想说的话。

    跟着医生一起进来的胖护士微笑的开口,“温小姐,该吃药了哦。”

    温亚竹笑得很可爱的用着细柔的嗓音说:“弟弟,亲亲,再吃药。”

    这其实是他每天例行会对她做的事,但这是她第一次主动这么要求。

    温昊然面露一抹惊喜,意外于她竟会向他撒娇索吻了。他俯身在她颊边各亲了一下,直起身子时,他的唇-状似不经意的轻轻擦过她微凉的唇,停驻了约一秒的时间。

    没有人察觉到这不寻常的一秒里发生的事。

    温亚竹双手勾着他的颈子,也在他脸上用力亲了两下,开心的说道:“你是弟弟,我是姐姐永远不变。”

    没有人预料得到,今日的这一席话,深深的烙进她心里,形成一道牢固的执念。

    日后竟变成了温昊然怎么样也无法跨越的一道屏障。

    半年启

    圆月高悬,浅淡的辉芒照映着大地。

    已是夜半时分,温宅里一片静寂。忽然,漆黑中,有一条人影轻声踱出一间房间,前往隔邻的房间。

    他悄然的推开房门,无声的走进房内。

    来到床边,男人停住脚步,借着窗外透进的月光,睇望着床上酣甜的睡容。

    沉睡中的人儿头皮上蓄着短短的头发,看起来就像个秀美的少年。

    注意到她的睡颜带着一丝笑意,似是作了什么美梦,因此他的唇畔也勾起一抹笑痕。

    他抬起手,轻抚着那张柔美的脸庞,修长的手指眷恋的滑过她脸上每一寸肌肤,轻柔的描绘着她精致秀丽的五官,然后,他的手停留在她粉嫩的樱色唇-上,徘徊留连着不舍离去。

    指尖上传来的柔嫩触感令他情不自禁的俯下身,他的唇轻轻的覆上她的,小心翼翼、轻轻的吮吻她甜美的蜜唇。

    他半眯起眸,陶醉的神情仿佛沉溺在一种极致的幸福里,令他一时忘情的加深了这个吻。

    用唇齿撬开她的齿关,他的舌头长驱直入的闯进她柔软的口腔里,勾缠着她的舌。

    他挑逗的举动终于引起沉睡中的人儿嘤咛了一声,他连忙直起身子,发现她仍在沉睡中,他的手又不安分的抚摸着她的脸。

    替她拨开垂落在颊边的发丝,他的手指轻捻着她白玉般的耳垂,有股燥热开始在他体内窜升。他有了某种生理反应,却还是舍不得就这样离去。

    手继续往下探索,顺着她白皙无瑕的粉颈,来到她性感的锁骨,他忍不住发出深沉的叹息。

    轻轻掀开盖在她身上的薄被,她身上穿着件浅粉色的丝质睡衣,将她姣好的身段完美的勾勒出来,他抿了抿唇,目光被她胸前的丰盈吸引住。

    犹疑了须臾,他的手轻轻的覆上那耸起的山峰,掌心感受着她柔软的波峰,他的下腹紧绷了起来。

    凝睇着仍酣眠中的人儿,他蹙拢眉心。

    “亚竹,你知道我是多么渴望着你吗?”他低沉的嗓音透着一丝压抑的痛楚,接着,他不定决心说:“也该跟你把话说清楚了,我不想再做你的弟弟,我要做你的丈夫。”

    受不了欲望的折磨,他低喘一声,替她把薄被盖回身上,匆匆离开。

    床上的人儿浑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仍作着她香甜的美梦。

    翌日。

    早餐时,温亚竹啜饮着鲜奶,嘴唇上沾了一圈白色的奶汁,一边吃着刚煎好的荷包蛋。

    窗外有徐徐的凉风吹进来,吹响了挂在窗边的一只木质风铃,发出叮叮叮的清脆声音,她抬首望向窗外,恰巧看到几只鸟儿在花园里嬉戏着,她轻吟浅笑。

    “今天的天气真好,昊然,我们待会出去玩好不好?”她巧笑倩兮的回眸,睐向坐在她对面的年轻男子。

    “好。”应了声,温吴然琥珀色的眼瞳望住她,“亚竹,吃饱后,我有话想告诉你。”

    “什么话?”她澄亮的水眸盯住他。

    他柔着嗓道:“等你吃完再说。”虽然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说出隐藏内心多年的秘密,但都等了这么多年,这点耐心他还是有的,不急于这一刻。

    “喔。”温亚竹低首,吃完最后一口培根,端起杯子喝完牛奶,忽然一只手拿着纸巾伸了过来,替她擦干净唇边沾到的奶渍。

    她笑眯咪的起身走到他身边,用力的在他额心亲了下。

    “吃饱了,亲爱的弟弟,我们出去玩吧。”她的注意力全被外头明媚的阳光给吸引了去,一心只想到外头玩耍。

    几个月前刚从一场致命的车祸中捡回一条小命,大难不死的她,宛如孩童似的充满了童心。

    温昊然握住她的手,柔声说:“亚竹,先等一下。我刚不是说有话告诉你吗?”

    “对喔,你想说什么?”她的眸心里荡漾着温暖的笑意望着他。

    注视着她,他温柔的开口,“亚竹,你的身体也复原得差不多了,有件事我想跟你说清楚。”语气微顿了下,他慎重的出声,“我不是你弟弟,你也不是我姐姐,我们之间并……”他话未说完,只见温亚竹脸上的笑容刹那间全消失了,她震惊的瞪住他。

    “你在胡说什么?昊然,你是我弟弟,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他试着想说明,“不是那样的,亚竹,我们之间并不是姐弟关系,我不想跟你做姐弟,我想做的是你的……”

    没有听完他说的话,温亚竹拧紧了眉心,伸手探向他的额,测量他的体温。

    “昊然,你是不是生病了,不然怎么会说出这种奇怪的话来?”

    “我没有生病,亚竹,你听我说,我真的不是你弟弟,我们之间一点血缘关系也没有……”

    见他一直想否认两人之间的关系,令她惶恐不安,她凝眉嗔道:气你再胡说八道我要生气了哦,你是我弟弟。水远都是,不许你再这样说!”

    几个月前当她苏醒过来,她最先被告知的除了自己的姓名之外,接着便是温吴然是她弟弟的事。

    这几个月来她一直牢牢记住一件事,朋友、情人或是夫妻随时都有可能因为各种原因而改变,唯有家人的关系是永远也无法切断的。

    不记得过往的她,全心全意的依赖着他,并且一直相信他是她亲爱的弟弟,他宠爱着她、呵护着她,让她活在充满爱的世界中。

    他耐心的教导着她所有的事情,让她慢慢的重新认识这个世界,此刻他竟想推翻这样的关系,令她惊惶极了。

    “亚竹,你冷静一点听我说,我不是你弟弟,我们之间只差了半年,你怎么可能会是我姐姐?我是……”

    “不准你再这样乱说!”恐惧于他片面的想斩断两人之间的牵系,她骇然叱道,澄亮的水眸氤氲了一层水气。

    惊讶于她对这件事竟有这么强烈的反应,但温昊然仍是不改初衷,决心要改变跟她的关系。

    “我没有乱说,这是事实,亚竹,我不想再当你的弟弟。我。想……”

    温亚竹哇地一声哭了出来,泪水宛如决堤的河水一颗接着一颗滚落面颊。她抽泣着,紧紧的拉住他的手。泪眼婆娑的望住他。

    “是不是因为我昨天偷跑出去玩,昊然生气了。所以才故意这么说?我保证绝对不会再不说一声就出去了,你别生我的气嘛。”

    她的泪揪痛了他的心,温昊然心疼的擦拭着她的眼泪。

    “不是这样的,亚竹,昨天你没说一声就出去我确实急坏了,可是我并不是因为这样才这么说的,我……”

    她忽然痛楚的皱起眉,两手按着脑袋。

    “怎么了?亚竹,头又痛了吗?”

    “嗯,好痛。”她弯下身子,脑袋那快炸裂的疼痛令她闭紧双目。

    他连忙高声喊道:“沈姨、沈姨,快点拿亚竹的药过来。”

    “噢,来了。”

    听到呼唤后,一名妇人匆匆拿着一包药过来。“少爷,药来了。小姐又犯头痛了吗?”

    “嗯。”他扶起温亚竹,打开药包,喂她服下几颗药丸,再让她喝下沈姨倒来的开水。接着他横抱起她,走上二楼,回她的房间。温柔的将她放在床上,让她的背靠着枕头。

    剧烈的头疼稍微舒缓,想起适才的事,她一边哭着,一边板起脸孔,闪着泪光的水眸瞠瞪着他。

    “我是你的姐姐。你是我的弟弟,这是永远不会改变的,你再这么说,我就要打你屁股哦。”

    她的泪水软化了他的坚持,温昊然无力的闭了闭眼。

    “别哭了,亚竹,我不说就是了。”

    他好后悔,当时她清醒过来后,他便该以她的丈夫相称,不该让韩伯伦说出他是她弟弟的事,现在也不至于令她如此执着于姐弟这个身分。

    这几个月来为了不混乱她的思绪,他一直隐忍着。现在她的身体复原得差不多了,他想改变两人的身分,她却不肯接受。

    抽噎着,温亚竹噙着泪水看着他,“以后也不许再这样说哦,你再这样不乖,我会哭哦。”

    见他迟迟不答腔,只是一脸沉默的看着自己,她凝起脸。

    “你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我是姐姐,永远都是你姐姐。”只要昊然是她的弟弟,这层关系将永远牵绊着彼此,让他们一辈子都不会分开。

    他轻轻捧起她的脸,细心的替她拭净脸上所有的泪痕。

    “如果这是你希望的,那就……这样吧。”

返回列表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香弥作品 (http://xiangmi.zuopinj.com) 免费阅读